安妮的饺子馅

【冰上的尤里】【维勇】北国之春(二)(他是龙AU,HE,不定期更新)

龙!Victor X 文艺青年(?)勇利

简介:原本吟唱咒文要祈雨的长谷津的人们,却迎来一条货真价实的“神龙”,还带走了胜生家的儿子。

第一章


勇利不知道究竟哪个事实更让人不可思议——是他终于如愿以偿地跨过海洋去往远处,还是他正被一条真正的龙抓着?他曾经幻想过随船队驶向远方,去看看那些只在书上描述过的他乡胜景,甚至曾经随着渔民的小船短暂地出过一次海,然后在海浪的颠簸中吐得一塌糊涂,之后还大病了一场。从那时起,他就以为他“江海寄余生”的幻梦随着浪花一起被击碎在沙滩上了。

他从没想过他会以这种方式离开长谷津。

在他的下方,海浪透过风声向他咆哮着,这让他皮肤上浮起一层细小的疙瘩。勇利强迫自己不要向下看,所以他只好把视线集中到了那个让他被迫离家的罪魁祸首身上。

这就是古代流传下来的卷宗上所描绘的神龙。但某种意义上,它看上去并不像日本人惯常认为、或是唐土(中国)的书籍中记载的那种“龙”。它的角更短,也没有像鹿角一样的分叉;口唇处没有长须;身体也不似古画里那样细长,更不用那对宽大而醒目的双翼。“神龙”飞翔得很平稳,而非如勇利所预想的那样像云雾一般在空中翻腾。这对他这个晕船严重却又完全无力反抗的俘虏来说是件好事。可惜从这个角度他看不到它的眼睛——那双令人莫名心悸的蓝色眼睛。

勇利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空中“飞”了多久,会被带到哪里,或是经过了什么地方。他周围只有似乎永不停歇的巨龙双翼的拍打声、下方浪涛震耳欲聋的威胁,以及没有尽头的铅灰色天空。但他可以感到夏日的暖意正逐渐被自己远远地甩在身后,而前方的阴暗和寒冷正在渗入四肢百骸。

那会是“神龙”居住的地方吗?勇利在心里猜测着。

他试探性地抚摸了一下面前粗壮的前肢。它被厚厚的、粗糙而坚硬的银色鳞片覆盖,在勇利的触碰下纹丝不动。这只巨大的怪物想必是不惧怕寒冷的。而他自己……勇利抽了抽鼻子,感觉冷风源源不断地灌入他宽大而单薄的衣袍中。

他开始感到自己的腰部火辣辣地疼痛。他肯定受伤了,那双利爪就像巨大的锚一样牢牢地钳制着他,随着轻微的颠簸一下下摩擦着他腰部的皮肤。

坠落来得格外突然,让勇利甚至来不及叫喊。在年轻人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背部就狠狠地撞击了地面。勇利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然后在一处凸起的石壁处停了下来。

低温让伤口的疼痛更为清晰和尖锐,但勇利顾不得这些。他本能地连滚带爬跑到那块凸起的岩石后面,尽量把身体蜷缩起来,好像要把自己嵌入石头中。巨龙还在他上方盘旋,他看得到它的影子在面前的地面上闪动。

勇利忍不住又向里缩了缩。借着微弱的天光,他看到自己的衣服破了一个口子,血正自那里缓缓地浸湿布料。他慌忙把视线移开,同时尽力把被自己流血而死的可怕情景赶出脑海。

翅膀扇动的声音渐渐消失,诡异的寂静笼罩了瑟瑟发抖的黑发年轻人。勇利警惕地从岩石后面探出头来,向四周望了望。

它走了。

半晌,他大起胆子迈开了步。

勇利觉得自己似乎身处一个洞穴中。湿漉漉的细小砂石摩擦着他的脚底板,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鞋子已经不知掉到哪儿去了。洞壁由形状不规则的层层叠叠的灰褐色岩石组成。在他对面的石壁上,离地面两人多高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长形开口,露出一方天空。洞里寒冷彻骨,勇利发现供自己藏身的那块巨大岩石的顶端积了一层薄薄的雪。洞穴的东南角很深——看来洞里的空间比他预想得要大得多。洞口透进来的光线照射不到那里,因此那个地方也教人看不真切。勇利认为暂时先不要探索那个黑漆漆的角落。

他尝试着爬上洞口。勇利以前帮家里干过农活,体力并不差。但被积雪弄得湿滑的洞壁使得攀爬变得艰难。第一次尝试只为他的后背添了几块瘀伤——在爬到一半的时候,他被冻得僵硬的手指便抓不住滑溜溜的石头。勇利尽力保持住平衡,但还是重重地跌回了地面。碰撞牵动了他腰上的伤口,痛得他眼泪直流。

但这并不足以让勇利放弃。他咬了咬牙,开始了新一轮的尝试。这一半是因为他不想放弃这唯一的逃生希望,尽管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爬出去总比在洞里等死强,毕竟那条龙什么时候回来、会不会伤害他完全是未知数。另一方面,他需要做点什么让自己不会马上被冻僵。

到了第五次大汗淋漓的尝试时,年轻人的手够到了石壁的顶端。他脚下一滑,身体止不住地往下坠,终于将身体撑上了墙壁。陡然更加猛烈的风让他起初差点站不稳。勇利花了点时间平复自己剧烈的喘息,眯起眼睛,向远处张望。他站的位置很高,让他可以俯瞰一片宽广的区域。勇利发现他身处一个岩石构成的岛屿,他目光所及之处都被皑皑白雪覆盖。大片的冰块漂浮在灰黑色的海绵上,随着波涛起起落落,看上去仿佛比落叶还轻盈。在他脚下的悬崖底部,一记巨浪和着碎冰撞向石壁,怒吼着从那里撕扯下一块岩石。石头落在海中甚至没有发出什么响声,就像叶子上的露水落入泥土一般不见踪影。

不知道海浪会不会也像这样吞噬试图游走的人。

勇利瑟缩了一下。

他不得不承认他在爬上洞口的那一瞬间在脑子产生了一些愚蠢的浪漫幻想——那个把他抓来的生物毕竟是人们口中的“神龙”啊,说不定他是像民间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样,被神龙带到了风景如画、桃李飘香的海上仙岛上去接受衣裾飘飘的神女的款待呢?

不过无论这里是什么地方,反正绝对不可能是仙境。

将他带来的可能不是神龙,而是某种尚不为人所知的怪物。这个念头让勇利扒住洞口的手加重了力气,同时紧紧咬住自己毫无血色的嘴唇。

在他的左侧,凸起的石头在崖壁上形成了一条通往别处的小径。如果他足够勇敢,足够幸运,他或许可以扒着崖壁从那里离开这个洞穴,到其他地方去,或许尚有一丝生机。勇利警惕地目测了那条小径,一遍又一遍,都快要把它盯塌了。最终他还是决定不冒那个险。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勇利孤零零地坐在洞穴内比较干燥的一角,用手抱住头,泪珠大颗大颗地滚落到袖子里。一旦停止运动,身上的汗水经由冷风一吹,将体温迅速带走。腰部和背部的疼痛开始愈发明显。恐惧也渐渐占据了心神——那条龙随时可能回来。说不定到时候它会把他撕成碎片。即使它不来,或早或晚,他也一定会被冻死在这里。

父母现在一定担心极了。而胜生勇利最不愿做的事就是让父母难过。

他觉得自己真是令人失望。可他明明只是想帮助父母和村民们而已。他究竟造了什么孽,要倒霉至此啊……

泪水划过脸庞像刀割一样疼,而寒意和疲倦又让他昏昏欲睡。这可不行……勇利用力握了握拳头,指甲陷进了手掌中。刺痛帮他提起了一点精神。他狠狠地用袖子抹去泪水。也许是他的年轻放大了他的求生意志——他才23岁,还没有体会过两心相悦的欣幸,甚至没有亲吻过女孩子。他得做点什么,在怪物或是严寒夺去他的生命之前。

勇利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洞穴阴暗的东南角。他咬了咬牙,沿着那里向洞穴的深处走去。刚开始的几步令人胆战心惊——黑暗完全遮蔽了他的视线。洞口向下深入,勇利不得不扶住墙壁防止自己脚下一滑。但很快,他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又或许是因为下面的区域比他想得要亮一些。勇利环顾四周,发现且极为宽敞,洞顶也很高。洞壁靠上位置的几块势头中间有一个稍大但狭长的缝隙,比刚才的那个要小得多,但也足以让人看见洞窟外面。整个洞穴简直像一个大殿。在日本恐怕只有天皇的宫殿才能与之媲美。地面平整而干燥。而一些大大小小的箱子、各式陶罐、木桶和麻袋被杂乱无章地堆放在各处,让这里看起来活像个仓库。不知道是谁把它们堆积在这里的。勇利小心翼翼地绕开这些杂物,以防自己被绊倒。

当他看到一个藤条箱上的毯子时眼睛一亮。他飞快地跑过去拿起了那条毯子。那是一条干燥而柔软的羊毛织物,上面的图案还很鲜艳。勇利用它把自己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才是乐土啊,就是现在拿来天仙的羽衣他也不会交换。他再一次看着自己周围的物品,觉得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都在都雀跃着,连对巨龙的恐惧都被抛到了脑后。对一个饥寒交迫的人来说,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啊!

勇利振臂欢呼一声,走向另一堆箱子。如果幸运之神继续眷顾他,他应该能从这里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先找些能够御寒的布料和衣物,如果他不得不在这个被严冬占领的地方待一阵子,那么在他找到办法逃走之前……

“汪!”

勇利伸向那团看上去软乎乎的棕褐色毛团的手僵在了空中。“毛团子”一跃而起,露出一双小而亮的黑色眼睛和一排牙齿,吓得黑发年轻人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身上的羊毛毯也从身上滑落。

狗?

那应该是只狗,可也不像勇利通常认知里的狗。它的耳朵长长地垂在脑袋两侧,身上褐色的毛长而卷。看见勇利,它欢快地叫着,一下子扑到他身上,甩着它湿热的舌头在勇利的脸上留下几条长长的口水渍。勇利大叫着扬起胳膊想将它赶走。

“Makkachin不会伤害你的。”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那是个男人的声音,低沉而略微沙哑。他说话的腔调夹杂着一种奇妙的震颤,但听起来堪称悦耳。

勇利跳了起来,瞪着他身后的石壁。那里有一条裂缝,能让他看到外面晃动的人影。那条奇怪的狗仍然锲而不舍地在他腿边转来转去,不时用爪子扒拉他的膝盖。

“Makka……什么?”他紧紧盯着那个长长的影子,试探性地开口。

“Makkachin是那只狗的名字。如果你不想让他舔你的脸,拍两下他的背就好了。”陌生的声音继续说。这一次他的语气中染上了一丝愉悦的笑意。勇利将信将疑地照着他的话做了。那很有效,Makkachin乖乖地趴了下来,但尾巴仍然摇个不停。

“谢谢。”勇利的身体稍稍放松了一些。石壁后面的声音听起来也不那么可疑了。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那道裂缝旁边,犹犹豫豫地向里窥视。现在他可以肯定那里有个人了。他能清楚地看到他裸露的胸膛、肩膀,和一双湛蓝的双眸。

目光相触的那一刹那,勇利感觉自己的胃部因为过度紧张而阵阵抽痛,而心脏更是狂跳不止,像是要把他肺里的空气全部挤出去,这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想马上逃跑,但他强迫自己目光转回去和对方对视——美奈子大人总是教训他和人说话的时候应该看着对方的眼睛才不至于失礼。

那是一个青年男子,也许比他大不了多少岁。但他看上去那么的……特别。他的头发是银色的,而且富有光泽(这让勇利想起了巨龙的鳞片);他的面部轮廓线条硬朗,眉目深邃,四肢健壮而修长,皮肤白皙得令人印象深刻,看上去宛若一座形状优美的雪山。还有那双光彩照人的蓝眼睛,就像银杯里盛的美酒。总而言之,他和勇利见过的所有人——甚至包括来自遥远唐土的人——都不一样,但这种与众不同无损他的美感,一种带有异国情调的美感。黑发年轻人揣揣不安地思忖着自己打量对方的眼神是否不太妥当,但他很快发现对方也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透过垂在额前的发丝用一种探寻的眼神揣摩他。他的目光好奇得恰如其分,既足够亲切又不使对方觉得冒犯。

“你是谁?”勇利怯生生地问。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这话太突兀,于是赶忙补充道:“我是胜生勇利。”

那个人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

勇利咽了一口唾沫,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在发颤:“你……也是被神龙抓来的吗?”

缝隙那头的男人挑了挑眉。“……你们把它叫神龙吗?”他说。“我想是的。我在这儿待了很久很久了。”

听到这儿勇利的神情一下子充满了期盼。“那你有想过逃出去吗?你一定比我熟悉这个岛屿,如果我们一起,说不定可以找到逃出去的办法。”

银发男人眼神闪烁了一下,用指关节一下下敲打着缝隙处的石头。“我不可能逃出去。”他说,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也不能,勇利。”

勇利睁大了眼睛,带着某种乞求地在对方的眼睛里寻找着,确认着。片刻之后,他垂下眼帘,颓然靠在石壁上,眼角闪着星星点点的东西。

或许是他的神情太过哀戚,银发男人的表情有所软化。他伸手握住了勇利的手腕。勇利显然没料到他的举动,反射性地想往后退。陌生人的力气很大,他一时挣脱不开,只好任由他拉着自己,嗓子里间或冒出几声抽噎。他并不反感这个看上去毫无恶意的人。况且他的手干燥而温暖,掌心的热度和手指轻柔的摩挲传递着无言的安慰。勇利需要这个。

“你的手冷得厉害。”蓝眼睛的男人轻声说。这话唤起了勇利对酷寒的感知。他看见了掉在地上的毯子,慌手慌脚地想要捡起来。男人看到了他的腰部——那里的血迹已经开始变深,表情随之起伏了一下。“你还受了伤。”他低语着。

“哦……已经好了,现在不大疼了。”勇利赶忙拉住衣服裂口处的布料向中间拽,想把腰部遮住。

银发男人终于放开了他。“勇利,看到有蓝色花纹的帆布旁边的那个红色木盒了吗?”他说。“我记得那里面有能治疗你的伤口的药。”

“谢谢你……”勇利重复了一遍,然后匆匆地离开石壁去取药。那是一种粘稠的红色汁液,气味辛辣。勇利用手指沾了药,摸索着把它均匀地涂抹在皮肤上。他能感到石壁那边投过来的视线,这让他有点尴尬,涂药的动作都变得僵硬和小心翼翼起来。但实话说,那药抹在身上竟然感觉凉丝丝的,迅速将伤处的隐痛席卷一空,这令他内心涌起一阵感激之情。银发男人也不说话,静静地抱臂看着他把药涂完。

“Victor。”

“啊?”勇利匆匆把衣服套上,凑近了一点。

银发男人冲他咧开嘴。“我的名字是Victor。”

“Victor……”勇利小声重复着,然后他又说了一遍,力求让发音靠近Victor自己的发音。“那么,Victor,请多指教!”他提高了一点声音。

Victor微微颔首,权当对他的认可。

勇利又一次用那条厚厚的羊毛毯裹住自己,随即又加了一条,靠着石壁坐了下来。他知道Victor也坐在石壁的那一侧。他只要稍微一偏头就能看到他银色的脑袋。两人相对无言,但却不是那种尴尬的沉默。相反,他很享受这种安静的陪伴。和初来这里相比,勇利现在镇静了不少。无论如何,有一个同伴比他孤身一人乱闯要好得多。何况这个同伴比他更熟悉这个海岛。逃跑的计划可以从长计议……

逃跑,想到这儿他的心又陡然沉重了起来。他不愿去想那条把他弄到这般田地的“神龙”,但还是忍不住通过洞壁狭长的裂口向外望,看到它展现给他的夜空一片漆黑。

这个地方看不到星星。

“Victor?”勇利唤道。

“嗯哼?”

“那条龙今晚会回来吗?”

Victor若有所思地用指尖轻点着自己的下巴。“不,它今晚不会来。”他最后这样说。

“那再好不过了。你能到我这边来吗?这样隔着石头说话不太方便。”

Victor似乎动弹了一下,但没有答应他的请求,然而也没有离开。

“……好吧。”勇利翻了个身,又向Victor的方向靠了靠,想离他更近。寂静的环境、逐渐放松的心情以及毛毯带给他的暖意很快让他昏昏欲睡。在他快睡着的时候,Victor突然开口说话了。

“勇利,为什么你们要唱‘龙之歌’?”

“啊?那个歌谣叫‘龙之歌’?”勇利勉强挣开眼睛,声音中是化不开的睡意。“美奈子大人说那是古人传下来的能够召唤神龙之力降雨的咒文……她是神社的巫女,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那些典籍。”

“我想这么说也不算错。但是她知道龙之歌会直接把那条龙召唤过去吗?”Victor假笑了一下。“而那条龙总是需要祭品。”

勇利把脸埋进毯子里,感到一阵鼻酸。

“可我们真的只是想帮帮村民啊。”他的声音很微弱。“爸爸妈妈都愁得要死。我们尝试过其他的祈雨方法,都没用。如果再不下雨……那条龙的目标本来是美奈子大人,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抓走呀……”

他把头埋得更深,想把那些带着哭腔的气喘都咽回肚子里,肩膀一耸一耸的。

Victor把手臂从缝隙伸过去,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部。

“是这样吗?”他柔声说。

随着他的安抚,勇利渐渐平静下来。但Victor却感到无比烦躁,他用手不停地理着额头前垂下的头发,仿佛要把它们全部拽掉。

良久,他转过头,在一片黑暗中望着石壁那边的勇利。黑发年轻人还是保持着那个可怜兮兮的蜷缩着的姿势。

“别太沮丧。”他说。“并非一点希望都没有。你只需等待,如果你的家人足够爱你,他们就能够……”

回答他的是勇利规律的呼吸声。他已经睡着了。

TBC


评论(9)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