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的饺子馅

【冰上的尤里】【维勇】北国之春(一)(他是龙AU,HE,不定期更新)

新人入坑!搜了一下这个AU貌似还没人写。

龙!Victor X 文艺青年(?)勇利

对日本风俗文化并不了解,可能会出现各种bug,轻拍。

简介:原本吟唱咒文要祈雨的长谷津的人们,却迎来一条货真价实的“神龙”,还带走了胜生家的儿子。


长谷津的人一向以性格乐天著称,其中又以胜生家为甚。胜生家在当地也算是富户。这家的父亲利夫年轻时在外做生意赚了些钱,在家乡置了不少田地,如今和妻子宽子在家偶尔照管一下佃户们和庄稼便可安享清福了。夫妇俩为人忠厚和蔼,在长谷津声望很高。胜生夫妇膝下有一个儿子,名叫勇利,性情温和善良,也颇受村里人喜爱。一家人彼此扶持,平静度日,未曾遇过什么大风大浪。

然而今天,就连胜生家的人也开始愁眉苦脸了。

“连日干旱,再不下雨,庄稼怕是要……”利夫在窗口望着没有一丝云彩的湛蓝天空,一脸忧容地对妻子说。

“这是神明的旨意,凡人也毫无办法呀。”宽子一向圆圆的脸也因为连日担心和操劳而瘦了下来。但她还是努力劝慰丈夫。“前些日子我去神社问过了美奈子大人,她说大概村里人的无心之过触怒了神,现在她正在想办法。等过些日子,村子里做些祈雨的仪式,一定能平息神明的怒火。”

利夫对此并无多少指望,但也不好驳妻子的话。

“真利,去把勇利叫来。”他转头朝门外喊道。

“我都不知道那小子去哪儿了啊。”门背后响起一阵脚步声,随后传来年轻女人小声的抱怨。

“多半是在海边。”宽子回答道。

原来,这胜生家的儿子虽然品行端正,却有两项怪爱好,一是读诗,二是看海。平时料理完家中事务,他便拿上几本和歌集到海边去,或是读诗,或是出神地望着远方海天相接的地平线。那地平线每日都无甚变化,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倘若要问他,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对大部分村里人来说,这些爱好毫无用处,大概只有都城里的贵公子才有那个闲情逸致。不过胜生夫妇俩极为宠爱儿子,也就由他去了。

然而当真利走到海边时,却发现这一次勇利并不在沙滩上。

“这家伙,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

时候正是正午,但山中的神社却仍旧显得昏暗。除了高大乔木上的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和屋内的翻书声交织在一起,让人更觉此地萧索。

勇利借着窗户的木栅栏透进来的光线,瞪大了眼睛搜索着面前摊开的书的内容。半晌,他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把那些因年代久远而松散的泛黄书页合在一起。

“已经过了整个上午了。美奈子大人,你确定藏书中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吗?”他抬起头向书架的另一边喊道。

“当然。还有比我更了解神社里的藏书的人吗?”美奈子不耐烦地回答道,接踵而来的是一阵焦躁的书页翻动的声响。“我前一阵子还见过……我只是忘了放在哪个角落里了……”

勇利无奈地点点头,把一缕汗湿的碎发别到耳边。

“希望能在日落前找到它——那张写着召唤神龙之力的咒语的卷宗……”

“记住哦,上面画着红色的长翅膀的龙!红色的!”美奈子喊道。

村里让人束手无策的旱情,勇利怎么会毫无察觉?但整日唉声叹气终非良策,所以他便不时到神社里来向巫女美奈子询问对策。美奈子也试过几种祈雨的仪式,都全无用处。但今天早晨,她终于高兴地对勇利说,她想起神社的藏书里有一张写着不知是从哪朝哪代传下来的写着咒语的纸。据说那咒语可以召唤神龙的力量,为村民带来福祉,理应一试。于是勇利自高奋勇留下来和美奈子一起寻找那张纸。美奈子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勇利从小就聪慧好学,得知神社有藏书后就总往那儿跑,就连看海的爱好都是后来的事了。美奈子很喜爱这个孩子,加上山里向来寂寥,就允许勇利在神社里玩耍和看书,时间不限。何况他是村里少数的读书人,有个帮手总归效率更高。

勇利把地上的书整整齐齐地摞在一起,想搬到书架上放好,脚下一滑,撞到了木架子上。一大堆卷轴顿时散落一地。陈灰在空中飞舞着,呛得勇利咳嗽不止,眼泪直流。良久,他勉强睁开朦胧的泪眼,蹲下身开始收拾那些卷轴。

一缕阳光落在门口。在那里,几卷卷轴因为碰撞和滚动而展开,在一卷已经有蛀洞且纸页已有些粘连的卷轴下,一张灰扑扑的纸露出了一角。勇利瞥了一眼,霎时一种奇异的感觉在体内蔓延开来,他的心跳开始加速。

“美奈子大人,是不是这个……?”他捏住纸的边缘,小心翼翼地把它和卷轴剥离开来。那张纸上的墨迹已然有些褪色,但左下角用朱砂绘制的图案尚且清晰可辨。图案似乎是某种怪兽,头上长角,身有鳞片,利爪长尾,背上还生双翼,可不就是传说中的“神龙”么?

“天呐!就是它!真是上天保佑!”美奈子兴冲冲地扑了过来,用力拍了拍勇利的肩膀。如果不是那张纸很脆弱,她恐怕要马上亲吻它了。虽然是长年在神社里侍奉,但比起村里的其他女子,美奈子更为大方爽朗,不拘小节。

“原来是这张纸。我小时候见过它……”勇利喃喃道,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这上面是古日文,我猜你那时看不大懂。”美奈子接过那张纸,捧着它就像捧着供奉神佛的鲜花。“据说这咒文很有魔力,我有预感,这会成功的!”

胜生勇利盯着那个图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长谷津的人们不论老少都聚集在沙滩上。那里早已搭好了一个台子,台面上绘着和故纸上一样的“神龙”图案。

“奶奶,我们这是做什么呀?”一个小男孩仰起脸问。

“今天我们要向神明大人祈福,祈求他降雨让庄稼生长。”他身边的老太太摸摸他的头。

“我不明白,就是把水洒在田地里嘛,为什么不能用海水呢?”小孩子嘟哝着。

“傻瓜,那样庄稼会死的……噤声,美奈子大人出来了!”

美奈子今天盛装打扮,长发披肩,她步履轻盈地登上高台,微微抬头,露出修长的脖颈。阳光点缀在她洁白的皮肤上,看上去光彩照人,即使是辉夜姬再世,也不能与之相比。

不愧是侍奉神灵的巫女啊。

勇利站在下面,显得忧心忡忡。美奈子对这次祈雨充满了信心,可他并不确定这古旧的咒文能否有帮助。看到原本平安喜乐的父母脸上的沉重,他这个做儿子的却无计可施,也只得尽一份绵薄之力,然后把希望寄托于虚幻的神了。

太鼓被敲响,人们和着节拍开始吟唱歌谣,正是前几天他和美奈子一起找到的能够召唤神龙力量的歌谣。勇利心事重重,连带着听那歌谣也觉得凄凉怪异,但村民们一起放声歌唱,倒也气势不小。海水也像是被这歌谣所蛊惑,毫不止息地一下下拍打着沙滩,把人们的足迹抹去。

美奈子站在台上,跟着音乐献上一支祈雨的舞,动作优美、缓慢而庄重,让台下的人都新生赞叹。勇利一向敬佩这位年长女性的超群舞技,此刻也希望她的舞姿真的能感动上苍,救助长谷津的村民们。

忽然,一股冷风自海面吹来,让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噤。这很反常,现在正值夏天,而那风却像是来自苦寒之地。勇利身边的优子膝下最小的女儿流谱打了个喷嚏。

“难道是神明听到了我们的祈祷吗?”在吟诵的间隙,优子小声和自己的丈夫西郡窃窃私语。优子大勇利两岁,和他从小是玩伴。小时候大家都调侃说他俩将来会成好事,但优子最后却选择了其貌不扬的铁匠家的儿子西郡。这大概是因为勇利虽然知道不少情诗,却总是过于腼腆。现在优子已成家,还有了三个女儿,他也只得作罢。

优子的话对也不对——伴随着这股风,一个巨大的影子从人们头上掠过,遮住了阳光。

“是神龙,神龙现身了!”村民们吓得纷纷倒头跪拜。美奈子看上去很紧张,但她毕竟是神巫,还能稳稳地站在台上。说来奇怪,勇利并不觉得多么恐惧,但也下意识地跪倒在沙滩上。几个胆大的年轻人还仰头站着,想看一看“神龙”的真面目。那巨大的怪物伸长了爪子,自空中向下俯冲,直直地向人群的方向飞来,它巨大的双翼间裹挟着疾风。那些还站着的年轻人看得再清楚些,顿时被这庞然大物吓得魂飞魄散,瘫倒在地上。

勇利微微低头,透过垂在额前的黑发偷偷打量那条神龙。它就像卷宗上刻画的那样,全身被银色的鳞片覆盖,尾巴很长,还长着一双锐利的蓝色眼睛。勇利在心里觉得那双眼睛对于这样一只巨物来说显得格外人性化。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神龙的目标指向站在高台上的美奈子。

“当心!”在他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勇利便跳上了舞台。他一边大喊着一边飞奔过去,一把推开了被突发情况吓得愣在原地的美奈子。巨龙的爪子轻轻擦过美奈子的身体,然后一把握住了挡在她身前的胜生勇利的腰部。

下一秒,勇利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随着巨龙腾空而起,而地面上的人越来越小。高处带着咸味的海风让他几乎睁不开眼。他试着挣扎了一下,巨龙的爪子一滑,差点让他从爪缝间掉下去。勇利大叫一声,不敢再随意动弹,只好紧紧地抱住了龙的前肢。龙的鳞片摸起来凉而坚硬,让人感觉很怪。

巨龙紧紧地抓住年轻人,向海平线的方向飞去。

……

长谷津的村民们伏在地上久久不敢起身。过了许久,沙滩上已经静得可怕,人们才犹犹豫豫地抬起头,面面相觑,刚才发生的一切如同一个怪梦。

美奈子巫女喊了起来。

“勇利,勇利被那条龙抓走了!”她脸色惨白,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襟。

人们开始慌乱起来。

TBC



评论(8)

热度(290)